凋落的三色堇(2)——案不单行

 2013-06-30 22:48:29   评论   871次浏览

昨天晚上才刚接到个杀人案,没曾想,一大早,县公安局又接到了报警电话,报警的是住在红河宾馆的王蓉林小姐,她说一大早便被陌生电话骚扰,电话那头的人用奇怪的声音对她连续说了些令人恐怖的话:我杀了他,哈哈哈。不仅这样,当王蓉林离开宾馆之时,也发现有人悄悄跟踪她,这些都令她很惊慌失措,于是报了警。

接到电话,刑侦大队抽调了技术蔡和小李赶到了王小姐住的宾馆,按了门铃,开门的是位30岁左右的女人,柳叶眉,一双杏仁眼,樱桃小嘴,纤细身材,长的很漂亮,显然早上的一通电话令她现在仍有些惊魂未定,面色煞白。两位刑侦人员进了门,经过对王小姐手机上所打电话的查看,可以确定,早上打给王小姐的是高新街的一部公用电话,所打电话时间为早上的8点整,而所打电话之人用的是智能手机上汤姆猫那稚嫩的声音。

“王小姐,请问那通电话是从今天才开始打来的吗?”

问话的是小李,他一边尽力安抚被惊吓的王小姐,一边问道。

“从今天早上开始,只有早上来了一次。”

“你可知道那通电话所说的这句话中的‘他’是谁?”

“不知道”

从惊吓中缓过神来的王小姐听得问题,顿了一会儿才回答道。

此时技术蔡放下手中的电脑,不经意间发现了客厅摆着台灯的桌上放着一张毕业照,从这毕业照中竟然瞅见了昨天下午的被害人,他忙拿了照片让小李瞅了瞅,而小李此时也是无意间瞄见王蓉林坐着的沙发上放着一张飞机票,晃了晃神,又瞅见这毕业照,自是会意,于是又向王小姐问道:

“王小姐,你和周定才是什么关系?”

“情侣关系,你们怎么会知道他?难道他出事呢?”

“他昨天下午死了”

“他,他死了吗?他怎么会死,怎么死的?”

王蓉林说话间情绪有些激动,左手手指却在不停地抠着右手手指的指甲。

“王小姐,请您不要激动,我们正在调查,另外,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您这是要去哪里?”

听得小李的问话,王蓉林快速瞥了一眼沙发上的飞机票,飞机票上写着的目的地正是离此县城很远的番平市,怔了一会儿,这才有些哽咽地缓缓说道:

“本来,我的男朋友周定才和我打算离开这个小县城,一起去离这很远的城市,他说他今天就来接我一起走,可是我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他,于是出了宾馆正准备去找他,却不曾想,一路上被人跟踪,我很害怕,便又原路返回躲在了宾馆里。”

“你大概什么时候出的宾馆?”

“八点半吧”

“王小姐,有人打电话恐吓你,你为什么还敢出门?”

“我很担心,担心他为什么还不来找我,我怕他出了什么事情,没想到,他真的出了事。”

说到这里,王蓉林又是一度哽咽,眼眶中却有几滴剔透的眼泪流了出来。

“你男朋友为什么提议要去另外一座城市?”

“我也不知道,我都随他,也许可能是因为厌倦了吧!他很喜欢新鲜、刺激的感觉。”

小李听着王小姐口中的他,却回想起也许电话那头说的‘他’就是周定才,于是问道:

“你知道周定才有什么仇人吗?”

“他人情世故方面都是得过且过,从不与别人斤斤计较。”

“那好,王小姐,今天就问到这里,至于骚扰电话以及被跟踪的事情,一有情况,你马上通知我们,你放心,我们会尽快破案,还你一个安定的环境。两外,我能否借你的毕业照用上几天?”

听到这里,小李见着王蓉林先是一怔,后又显出一丝疑惑,于是立即补充道:

“我发现原来我家表姐也在里面,她说她大学没有任何怀念感,连毕业照都给丢了。我拿这照片给她看看,也好让她忆忆当初的青春年少。”

“你拿去吧,”

王蓉林说着,原本微微皱着的眉头瞬间松了开来。

小李拿了照片,拉了正在照那张毕业照的技术蔡出了王小姐的门。

俩人走出门外,行至楼下,一脸疑惑的技术蔡小声对小李问道:

“不是照了照片吗?为什么还要用原件?”

“那位王小姐的手机也是智能的。”

“难道你怀疑她?”

“仅仅只是怀疑,不过马上便可认证。”

 

(未完待续 文/何萌   尽享网原创投稿赚钱活动中标作品  http://www.jinshare.com/2013/06/anbu/  转载请以超链接的形式注明出处及作者。)

蚂蚁森林为我浇水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