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离去,经年不遇(上) ——原创征文作品

 2012-11-22 22:20:44   4   1,440次浏览

时光的洪流里,记忆总是逆流而行。像两条背道而驰的射线,有共同的开始,也或许有些许交集,但终究逃不过越来越远的结局。回忆柄行着一贯的倔强,单曲循环着某个人的名字,似不经意间脱口而出,却又活跃在身体的每个细胞。生为死亡,死而复生,生生死死,轮回中纠缠不休。

北城的冬来的凶猛而急切,夏蝉的悲鸣还在耳边缭绕,漫天飞雪已迫不及待葬身于半空中。于是,整座城苍白无力。昊宇放下手中的行李箱,站在被雪花染色的古桥上,湛蓝湛蓝的天,如上等翡翠般剔透明媚,但不见了一只鸟,不见了一朵云,孤伶伶的只剩下大片大片的蓝。低头俯视整座城,漫街的路人似汹涌的洪流,过滤掉嘈杂,剩下的无非是离情的愁绪。

此生离去

昊宇不喜欢北方的冬天,冰冷的过于无情。直到站在这座城,他方明白,寒冷才能让人清醒,才能让人断了空想的念头。点燃一支烟,倚在古桥的扶栏上,眺望远处那高耸模糊的白色轮廓,欧式的建筑风格,处处弥漫着夸张的浪漫。那个被称作教堂的地方,千篇一律的结婚进行曲让人溺死在厚重的甜蜜里。昊宇丢掉未燃尽的烟,自言自语道:子樊,梦里,我们曾一起踏进落入俗套的婚礼殿堂。

是什么时候认识子樊的呢?昊宇追溯到小学一年级,那时候的他个子小小的,身子瘦瘦的,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再加上漂亮的脸蛋傲人的成绩,深得老师的喜爱。但人的嫉妒心总是无处不在,哪怕是七八岁的孩子。班里的男同学开始想着法子欺负他,开始只是故意撞倒,嘲笑他一副女儿相,后来甚至把他堵在墙角,拳打脚踢。昊宇从来不告状,即使嘴角出血,膝盖淤青,也从不吭声,只是瞪着倔犟的双眼怒视欺负他的同学。他天真的认为,向老师告状就是认输。

这种苦日子持续了一个学期,直到插班生子樊的出现。昊宇清清楚楚记得,子樊发了疯般推开那群男同学,与他们厮打着。昊宇从来没见过哪个孩子如此不要命的打架,就像暗夜一匹觅食的狼,为自己的生死搏斗。后来,无数次英雄般的打架,昊宇才知道,子樊的父亲死于拳脚之下。也就是说,子樊并不是充英雄,而是潜意识支配着他的行为,他并没有真心想救昊宇,一切只不过是偶然。

但是,昊宇信命。他相信一切偶然都是必然。命中注定的相遇就是为了一生的追随。那时,子樊成绩不好,昊宇在高考那年英语试卷上故意没写姓名,只随口说忘记了,而子樊乐呵呵的安慰道,咱兄弟又能在一起了。他却不知道,昊宇是拿自己的前途当赌注,将自己的一生押在了子樊的身上。大学里,子樊学会了弹吉他,昊宇学会了默默聆听;子樊学会了逃课上网,昊宇学会了充当掩护;子樊学会了高调追校花,昊宇叹息着帮他送花;子樊仍旧不停的打架,昊宇仍旧不停的包扎......

 

未完待续。尽享网欢迎各位创作者到 00后社区 与零零后共同成长哦!

蚂蚁森林为我浇水吧!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1. avatar 守候LUN 5
  2. avatar 赚钱的游戏 5
  3. avatar 赚钱的游戏 5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