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爱吃糖果的少女(3)

 2019-03-26 08:01:30   评论   12,394次浏览

阿杰看着投影上的糖纸,眉头紧锁:“这个糖纸确实挺诡异,如果真的是凶手杀完人,还在这里吃了颗糖,足以说明凶手十分沉着冷静或者是个冷血,这样的话应该是惯犯,而惯犯的话就不应该把凶器留在案发现场——因为他还会想着以后使用凶器继续作案,或者起码把凶器藏匿起来丢到隐蔽的地方让我们不好找才对……”

“是的,矛盾点特别多,这个凶器虽然说只是半把剪刀然后缠上医用胶带,但是纯手工缠这么厚的把手也十分费劲,如果是惯犯,这个应该是他比较顺手的凶器,不应该轻易丢弃。我有个想法,就是凶手可能患有糖尿病,行凶完之后正好头晕要吃糖缓解,然后就顺手把糖纸留在案发现场了。”法医老刘补充道。

“那就先排查一下死者杨峰的社会关系,然后搜集一下周边昨晚的监控,同时走访一下城中村住户,将有前科、吸毒、还有患有糖尿病的人群确定一下,逐一排查。”队长阿杰安排了接下来的工作,然后散会。

第二天一大早,李小胖和女队员林映以及阿杰再次回到案发现场,对死者杨峰所在的城中村进行摸牌,还是先找到了房东,又一次询问。

“这个死者杨峰平时都和什么人来往,你知道吗?”小胖问房东。

房东也挺认真:“这个杨峰平时很少与人来往,以前工地有活儿都会干到晚上八九点回家直接就关门睡觉了,早上七点多又走了,近两个月没活儿了估计,一直在家里,偶尔有工友喊他喝酒,再就没有什么了。”

“那他和别人有过什么矛盾吗?”阿杰又问,

房东支支吾吾,说,“其他不知道,这里,算没有吧……”

“什么叫算没有……”

“这个不好说,应该不算矛盾……”

“怎么,是欠你房租啊,你找他麻烦?你俩有过节?”

“不不不,不是不是,杨峰从来不欠房租,到现在还早交到了年底呢,是他和隔壁那对儿小情侣,有一点点不和。”

“你能不能直接点,别这么墨迹,什么事情?”林映有点不耐烦。

房东羞答答地看着林映:“主要是隔壁这小情侣,精力比较旺盛,算是天天晚上都要整那么一出,你也知道,这墙体都是石膏板,隔音效果不好,那女的晚上叫的声音还大,扯着嗓子喊,我这边都吵得慌,更何况是老杨。”
“老杨为这事找过我几回,说这对小情侣搬过来头几天他还听个新鲜,天天晚上这样他就受不了了,他自己也是快五十的人了,每天晚上被这样隔壁那对小情侣这样折腾不是个事儿啊。我也没办法啊,这事我哪好意思找他们说,只能发短信暗示了一下他们,结果不管用啊。老杨就在自己屋里隔着墙跟他们吵,什么骚浪贱之类的恶心脏话都骂,那边小情侣火热着,这边老杨在屋里骂着,结果老杨越骂隔壁越起劲,平常也就半小时,老杨骂的时候那女的非得叫上一个多小时,老杨说他们明摆着故意的,吃药也不可能那么久。最后老杨也没办法,我们也没办法,我这屋也能听到啊,后来整个楼都习惯了,也就不影响休息了。”

小胖忍不住想笑,林映瞪了他一眼,阿杰说:“他们在家的话,那把那对儿小情侣叫过来吧,他们杀害杨峰的可能性很小,不过他们是最先发现现场的人,而且墙体隔音效果不好,他们应该听到了什么。”

这对儿小情侣是附近职业学院的学生,今天是周末,也都在家睡懒觉,房东把他们喊出来,都还睡眼惺忪,小胖问那男青年“案发那天晚上,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没有,我们楼层一直很安静……”

房东说瞥了他一眼”除了他俩那屋,前天晚上还真挺安静……”

女青年不好意思的抬起头说:“我好像听到隔壁死人那屋有人在商量什么事儿,声音比较小,听不清。”

“大约几点, 男的女的!”林映干脆利落的问了一句。

“大约几点不记得了,反正挺晚了,我男朋友已经睡着了,我也挺累,恍恍惚惚听到隔壁应该有人说话,好像是俩男的在讨论什么事儿,没一会儿我也睡着了,就不知道了。”女青年很不好意思地说。

房东在旁边捂着脸,一副无奈“他俩整完事儿一般也就是九点半到十点那段儿……”

阿杰把这对儿小情侣招呼走,然后谢过房东的配合,对小胖和林映说:“这趟没有白来,起码可以肯定死者被害前曾与一个人接触过,他们互相认识,男性,可以考虑这个神秘人就是嫌疑人,熟人作案应该不是随机的抢劫杀人,不然那么晚,能进门又能杀人,动静一定很大。这对儿小情侣虽然有点……但是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很重要的线索和方向。”

糖果女孩

 

------未完待续------

(文/白泽之)

 

蚂蚁森林为我浇水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