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连载——光棍老艮:第一章-鸡鸣狗盗1

 2017-11-16 16:59:14   评论   67,252次浏览

光棍老艮虽然听起来名字跟传言中他的姓“耿”读音比较接近,但是这并不是他老艮名字的来源。据说是这样,老光棍年轻时候没有名字,自己又识的字,觉得当时诸如“先生”、“同志”之类的称呼没创意,于是乎就给村里人乱创造称呼,一开始他见每个男的都喊“蛋儿”,见面也不叫什么张三李四,见了男的不论大小就喊“蛋儿”,最后大家觉得心理不爽,于是乎大家都喊他叫“蛋儿”;这老光棍感觉别扭了,怎么这“蛋儿”就成了他自己的名字了?他就开始改口,见了每个男的都喊“潭”,觉得高雅一些,可是时间长了,大家都都叫他叫“潭”,接着老光棍第三次改口叫大家“艮”,结果跟前两次一样,反而是他自己得到了“艮”这个名字,可能创造了三次称呼也灵感枯竭了,这“老艮”就一直被沿用到老。

老光棍家之所以是我们这些熊孩子的最爱去的地方,是因为他能帮我们处理很多“赃物”比如我们几个跑到地里刨人家的地瓜、花生,偷偷掰的玉米棒子,都不敢带回自己家,而是去老光棍家生火烤熟,老光棍就是大厨,整的香喷喷的让我们一起大吃一顿。那时候肉比较稀缺,我们童年最深的记忆就是一起都盼着过年能吃上肉,有一天晚上,我们几个熊孩子在村里溜达,小土匪们在想着怎么能搞点肉吃,正在此时,远处恍惚响起了诱人的狗吠声……

我们顺着狗叫声看到了在大队(现在叫村委会)周边溜达的一条半大不小的家狗,也不知道谁家的。这时,年龄稍微大点的解小庆招呼大家伺机而动,我们手里都抄起了木棍,怕小庆制服不了这条悍狗,可是谁知道那解小庆眼睛里只有狗肉,哪还怕什么咬人不咬人,直接抄起一个麻袋就捂住了。没的说,还是拿着狗去老光棍家搞上一顿大餐。

老光棍看到我们这次搞了一条狗回来,连连伸大拇指,说今晚吃完明天回他家他有额外的奖励,我们也很期待。狗肉烤好之后,这香味估计左邻又舍都能闻到。我们正准备吃的时候,老光棍说:“别急”——然后很郑重外加一本正经地看了我们一圈,然后目光落到我身上——“要拧下一个狗腿,包好,明天由振华送给村里的治保主任,村里有人狗丢了肯定要找质保主任告状,你要给他表示表示,免得找到是你们干的。”这老光棍还想的挺周到,我们于是就挑一个烤的好的狗大腿,用报纸包好准备明天送给治保主任。

第二天一大早,我拎着用报纸裹严严实实的狗腿去找治保主任,结果没到治保主任家,就看到治保主任在大街上仔细地巡逻,那认真劲儿让我瞬间感觉肃然起敬,我就直接迎上去,狗腿举了一半,结果治保主任先开口了:“振华,你这小屁孩大早上晃悠什么呢,问你个事儿,见我家黑子了没有?”我一脸懵逼的样子:“黑子?”然后治保主任不耐烦地说:“就我家那狗,刚抱回来没几天,叫黑子!一夜没回家。”我一听,右手里举了一半的狗腿一拐弯,左手轻掀起棉袄,把狗腿掖在大棉袄下面,一脸尴尬地说:“没见。”质保主任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了,还在仔细寻找,我摸着怀里的狗腿,心里碰碰直跳,哭笑不得。

 

------------------------------------------------------

待续……

(文/然仔 )

蚂蚁森林为我浇水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