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一元堂——原创征文作品

 2017-05-30 08:06:11   评论   296次浏览

文/张初一

现在的朝阳门外大街,高楼林立。马路宽阔,宾馆写字楼,百脑汇,大型超市,蓝岛大厦,彩灯高照,显示出国际大都市的气派。然而在我小的时候,朝外大街却另有一番繁华,那时并没有高楼大厦宾馆饭店。但是给人们留下了老北京朝阳门外大街的市井人文,车水马龙,陈年纪事的景象。马路两边全是买卖商铺,热闹非常。先说饭馆儿就有六七家,有五寸楼,坛口小吃店,有为民饭馆,神路街第二餐厅,还有回民饭庄,元发日杂商店,二门儿百货店,五金油漆店,大有付食商店,太阳恒纸店,修车的修鞋的,新声电影院,澡堂子理发店应有尽有。我的童年和青春就留在了这条大街上。我的童年和青春就留在了这条大街上。

第一次背起母亲给我做的小书包要上学了。姐姐领着我去太阳桓纸店去买铅笔橡皮,书本和铅笔合。从此放学没事我就去纸店玩儿,看看新来的自动铅笔,摸摸红红的电光纸,闻着纸香和墨香,看着墙上的连环画,我觉得这里是最好玩儿的地方,纸店对面是新升电影院,5分钱一张票,有时我一天看两场电影,回到家里,在床上用被子码成战豪,举着木头抢对哥哥姐姐大喊: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咣!我自己倒在了被子垛上了。

一元堂

我小的时候身体弱,三天两头的闹病,在那个时代,孩子们闹病绝非象现在,家长们急着忙着开着汽车去大医院看病。那时顶多领你到药铺买点药,找个坐堂的大夫开几付中药吃完事.其实我也没什么大病,按中医说我就是停食着凉,按西医说我是扁桃体发炎,别看病不大,可是总是犯,弄得挺烦人,特别是我小的时候最怕打针,听说有好多小孩儿因打针没打好就变成了小瘸子了.所以我一见到西医护士就心惊肉跳,拼命争扎死活不打针..所以一闹病就去一元堂药铺,有时候母亲一看抓药的人多,就把我留在药铺里让我等着,她先回家干家务,等到了中午人少了再给我看病,一来二去药铺的许多师付都认识我了,我小时候很乖,大家都喜欢我.我也很喜欢闻药铺里的药味儿,有时候药铺的阿姨还给我糖吃。

我记得有一次是星期天,父亲带来看病,当时坐堂的大夫没来,药铺的老师付就对父亲说.反正今天大夫没来您给孩子抓付我们一元堂的官方子回去吃看效果如何?.父亲按药铺老师付的指点抓了一济《普济消毒饮》没想到我就吃了一付,病马上就好了,后来又抓了三付吃了之后好多年再也没犯停食着凉了.打那以后父亲逢人就讲一元堂的官方子真灵,特别信服药铺的官方子了.

什么事都是无巧不成书,1970年我初中毕业,我竟然分配到一元堂药铺工作了,进了药铺学徒,自然要尊守药铺的规矩,由此我才知道 何为一元堂?原来这个药铺的创史人当初以一块现大洋起的家。所以为之一元堂。药铺的老师付都认识我,对我特别好,手把手教我识方子抓药。父亲特别高兴,他嘱咐我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多学习中草药知识,特别是要把那本官方子抄下来.往后谁家有个大病小情的,照方抓药可是治病救人呢.

我在一元堂工作时也确实受益匪浅。和老师付学了不少中草药知识。特别学了一招自已用中草药配制的痧子粉,特别好使。老药工陈师付还教我点穴,头痛点那个穴位,肚子痛点那个穴位。一点就好。有一回我的同学的母亲偏头痛,打针吃药也不见好。我试着给老太太点了一回穴位,没想到当时就不痛了。这回好事也传千里了,都说一元堂里有绝活。其实我也是二把刀试了一回。还有一次是我的同学头犯晕,我也给他点了那个位,没想到当时那个同事直抽风,吓得我今后再也不敢给别人害点血位啦。

1975年一元堂拆迁了,搬到马路对面改为国药店了,我也学会了开汽车调走了。只可惜那本非常宝贵的一元堂官方子我没抄下来。不过我想那些宝贵的官方子一定有人保留着,因为那些良方都是各大药铺积累了上百年的抓药经验,对普通的百姓及普通的疾病有着及广泛实用的治疗疗效.官方子确实是一笔中医学的财富.但愿永久地保留下来。

蚂蚁森林为我浇水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