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的呼唤——原创征文作品

 2016-09-03 10:34:55   评论   2,358次浏览

在内蒙古自治区一带,有一群放牧的人。放牧的青年,放牧的稚童,放牧的老妪老翁。老祖宗的牛马时代是草原永远的时代,天上飘不过飞机,地上碾不过火车,清晨雾浓,不知谁又引吭高歌。引吭高歌,团子和父亲走在广袤无垠的草原。

一个呼唤,就是一种引力。彼时东方,山峦醉卧天窝,牧羊人向东方的吼声宣告白昼的光临,羊群向那轮崭新的红日进发。团子发现,父亲近来总是神情恍惚,似乎有许多事缠绕在他左右,终于在今天,他找出了答案。

牧羊人

那只羊羔稀疏柔软的绒毛包裹住粉色的细皮,就在牧羊人怀里蜷缩着,像在羊腹里那样蜷缩着,像是一个胎儿,感受着牧羊人的温度。

几日前,表行的崔老板六十大寿,原来他们家乡有个习俗,说是老人过生日时只要凑齐与年岁相同的羊羔就能长寿安康,羊羔则越嫩越好,这只小羊则是用来寄养几周卖给崔董的。团子开始祈祷,这只刚出生不久的羊羔,也许就要丢掉羊母新赐的小命。

看着儿子满眼的爱惜,牧羊人的心开始剧烈地收缩,扩张。他把小羊羔圈在母羊聚集的角落,那里有几只临盆的母羊,还有几只刚诞下羊羔乳水丰富的母羊。六岁的团子不能理解为什么小羊羔要被卖给崔董,离开了家乡这一方净土,羊羔那柔弱的躯体能够抵挡外面的沙尘吗?“父亲,让小羊羔留下吧,换成老羊,小羊多可怜。”“团子,你看小羊羔蹄子上已经刻上了崔家的标记,崔家就是要嫩羊羔。”团子仔细一看,小羊羔的蹄面上果然刻了一个淡红的图案。“团子,小羊羔是不是常与小牛崽打架,小羊羔走了就再也不用被小牛崽欺负了。”团子想了想,先是惊喜然后陷入深深地疑惑。

说来也怪,羊羔群与牛崽群向来是相尊相敬的,嬉笑打闹从不隔群发生,但自从小羊羔来到后,牛崽群常常主动出击攻打羊羔群中弱小的它。羊羔本就娇小,再加上牛崽们蜂拥而至,虽然不失羊母的庇佑,也在劫难逃。为了保护小羊,团子把它带到自己的身边,无时无刻照拂关注。感情的培养就像盖砖房,一块砖两块砖就像堆沙堡过家家,房子越盖越高,体力越来越透支,于是就有了心血的付出,真情和企盼。

清晨的的草原,银光透过薄雾,泛着油光的阳慢慢现出轮廓,等到了午头,这阳便会当空红得发紫,牧羊人带着团子向东方赶羊,光线越来越强,影子越压越短。团子怀抱着小羊,小羊目视太阳,这一切都是一个如此和谐的逗号。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交羊的日子逼近了,团子和羊羔却培养了一层特殊的感情,这感情是时间的沉淀,是兄弟情是伙伴义。

雨花洋洋洒洒地落下,刷去了北方草原的温度,期限将至,牧羊人顶着浓雾上路了。他在路上清点着羊羔,一,二,三......五十八,五十九,哎?怎么少一只羊,最小的那只羊羔呢?本来数好的羊,现在怎么少了?这不是什么费解的事,牧羊人马上就猜到了,他随即火冒三丈,在雾海里嚷嚷:“团子,快把小羊交出来,这可不是你的玩具。”离家不远,牧羊人看到炊烟袅袅从自家烟囱里滚出来,他撒腿就向家跑,一边跑一边吼:“团子,小兔崽子,交出羊来。”少一只羊,这笔生意就打了水漂,孩子上学的钱哪来?

牧羊人边跑边哆嗦,冷汗顺着额心冒下来。浓雾里现出一个模糊的轮廓,那是他的团子,团子怀里捧着什么过来,是洁净的白色,像是白色的一团浓雾。

越走越近了,影子也越发清晰,那个云朵般的东西暴露在眼前——原来是一只大瓷碗,里面乘着甘甜洁净的水。团子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父亲,来喝碗水再上路吧。”牧羊人瘫坐在地下:“团子,我问你,羊呢?”团子不吱声。“团子,小孩子不能撒谎。快说,羊呢!”牧羊人厉声。团子摇了摇脑袋,坚定地说:“不知道。”眼看父亲的巴掌就要落下来,团子反倒树立在那里,像一棵小杨松,没有了辩解的余地,也有劝说的自由:“父亲,既然羊羔丢了,那就让它像我一样在草原奔跑吧。”牧羊人的巴掌终于没有落下来,他忽然觉得团子长大了,由柔弱变得刚强,由幼小变得庞然,活在当下,生活的迫力使原本的老虎都退化成了野猫,像生活和金钱的奴隶,失去了尊严般地活着,被局面所束缚,被虚伪所禁锢,那份洒脱和自然荡然无存,牧羊人竟有点羡慕团子,羡慕童年的孩子。

刹那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径直向牛圈奔去。晨曦扫射下来,把雾冲淡了,云线拉成丝,在天地相接的地方,密密麻麻。牛崽群里,有一只嫩羊羔被牛崽层层环绕,它和牛崽们依偎在一起,像是兄弟,亦像是伙伴。难得相识,嬉笑打闹一阵,怎舍得别离。

在蒙古草原上,有一个牧羊人,牧羊人走在路上。他怀里的羊羔眯着眼,两只眼睛水汪汪。

蚂蚁森林为我浇水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