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牛车的老人——原创征文作品

 2016-07-23 22:33:11   2   2,242次浏览

文/kini

太阳慢慢地矮到山下面去了,橘红色的余晖还和大团大团的云缠绕在一起,柔和的暮光照的不远,落在铺着黄沙和碎石的路上。年轻的大学生们裤脚上沾了些草屑和湿泥,一边拭了脸上的汗,一边急匆匆地赶着路。

“哒哒哒——”一辆牛车逆着太阳过来了。走近了,看见一个老人坐在车的一角,随着牛车晃荡着垂下来的一条腿。他也不挥手里的鞭子,只是轻轻地吆喝一句。

赶牛车的老人

牛车停在了大学生们的前面,老人睁着浑浊地眼睛,善意地笑笑:“是来助教的老师们吧,天黑了路不好走,村长怕你们赶不到,让我来接你们去村里。”

几个大学生互相对望了一眼,两个女生露出了如释重负地笑。

“麻烦你了,老伯。”其中一个应了一句,他们把大背包挨着放上牛车,接着小心翼翼地坐了上来。那辆牛车瞬间重了起来。

“顺儿,咱调头,回村里啦。”老人亲昵地拍拍牛头,像安抚孩子一样轻柔。而牛呢,真的顺从地掉了头,不急不缓得朝来时的方向走了。

“晚上山里头风大,老师们带够衣服了吧。”老人依旧荡着腿,问了一句。

“老伯,我们知道山里冷,厚衣服都带了好几件。”一个女生甜甜应道。

“带了就好,可别冻着...山里头没有好医生,病了不好治...”老头咳嗽一声,从胸前的布袋里摸出一只烟斗,长长地吸了一口。

“山里没有好医生,那村里人病了怎么办?”

“找我。”

“这么说您是个医生?”有人惊奇地问了一句。

“哈哈,”老人低低笑了声,“我哪是什么医生,只是懂些草药。”

“村里头只有你一个人会给人看病?”

“嗯。都没有文化。大部分人大字不识一个。”老人咳嗽一声,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幸好有你们这些助教老师,给我们村里头的娃儿上课,教他们知识,长大好歹不当个蠢蛋。”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看不见了,浓重地夜色像雾一样慢慢地盖下来。

有人不禁担心道“老伯,天黑了什么也看不见了,山路走的稳当吗?”

“别慌,我的眼睛虽然不好使了,但是我的顺儿走了这么多年山路,保准把你们安全送到村里。”

“老伯,你还给你的牛起名字啊。”那个女生有些好奇地插嘴道。

老人却不说话了,腿也不晃荡了,收上来盘着。他重新烫了烟泡,狠狠地吸了一口,却被呛得咳嗽起来。好不容易止了咳,老人有些嘶哑地说:“顺儿,是我儿子的名字。”

“那他已经很大了吧?”

“如果他活着,我都该抱上孙子了。”

“啊?”那个女生嘘了声。

老人轻轻摸着赶路的牛,仿佛陷入了很沉很沉的回忆。

“我的顺儿,还没生出来,就和他娘走了。”

大家都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老人吸了口烟,咳嗽了声,回忆着:“那时候,顺儿他娘怀着他,我的顺儿有六个月大了。可是他们都没活下来...都是我害死了他们...”

“顺儿他娘身体一向好,就是怀着顺儿,有时候还能跟着我去田里干些细活儿。可是突然之间,她高烧不退。村里头没有医生,我只能照着土方子,熬些草药给她喝。可是敷了好几天的冷水,喝了这么多次的药,她也不见好转,床也下不了...”

“我着急啊,顺儿他娘,还有六个月大的顺儿。我,我真给急糊涂了。可我一点法子没有。后来我听人家说,别村有个神婆,很厉害,能通灵,能治病...”

老人说着悲哀,浑浊的老眼里漫出泪水,却兀自把多年前残酷得一幕慢慢说了出来。

“当时我让别家人照看着顺儿他娘,我自己去请那神婆。我当时啊,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请到了我们村。她一看顺儿他娘,说了句是被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得做法驱除...”

“后来呢?”

“后来?后来那个畜生说,得把顺儿他娘放进桶里,用滚水蒸!”

“啊!”大学生们被惊吓地说不出话来。

“老伯!你糊涂啊!”那个女生喝道。

“我糊涂,我真的糊涂。我该死啊,我也是个畜生。我竟然...我竟然听信了那个神婆的话,我亲手把顺儿他娘放进木桶...我就眼睁睁看着顺儿他娘被吊在烧水的大锅上头...”

“锅里头的水慢慢烧开了,蒸气都升上去。顺儿他娘一开始吓得发抖,后来她烫的受不了,她哭着叫着,我看不下去,我就跟神婆抗议,叫神婆放了她。可是那个畜生说,如果不接着治下去,顺儿他娘就永远也治不好。我就在一边流着眼泪看着。你们能体会那有多痛吗?你们听过那样的声音吗?顺儿他娘一直嚎,求我放她下来,她叫的都不像人了...”

“我心里痛啊,我让他们赶紧把顺儿他娘放下来...可是太迟了...”

老人呜呜地哭起来“我把顺儿他娘抱在怀里,我看着她,都发紫了,她只跟我说,让我好好护着我们的顺儿...”

“可是哪来的顺儿啊...大的走了,小的也走了...那个害死她们的畜生也逃走了...”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沉浸在老人的悲剧中,有人握紧了拳头。

老人擦了擦眼泪:“后来我就学了些草药,给村里人看病,不能让更多这样的事发生了。谢谢你们能来给我们村里头的娃儿们上课,教他们知识,别做个我这样的蠢蛋...”

夜风呼啸地大声了,却吹不开黑夜地浓雾,天上的星星也射穿不了。只余下哒哒哒的声音,还有老人偶尔发出的,轻轻地吆喝声。

(图/aladd设计量贩铺)

蚂蚁森林为我浇水吧!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1. avatar 小贝壳 1

    好的,多谢!期盼多发布精彩美文。

  2. avatar 阿只 0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