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 菜——原创征文作品

 2016-03-21 09:20:27   评论   2,246次浏览

文/吴和芳

天蒙蒙亮那会儿,菜市场早已是人满为患,这使我不得不加紧了步子,于是手中悬挂着的麻布提带袋也剧烈摇晃起来。我随即向大腿侧收了几下,手袋这才同我的幅度相当起来,我低头注意到粗布条纹上高挑着的线头,想着父亲年事已高,自然不会在意的角落我竟也无所有闻,也大概是自他患老年痴呆这棘手的病理,我的心思也一同入了膏肓,叮咛的琐事多了,但凡一件平常事也显得索然无味起来,更何况粗线不齐的提袋,着实让人苦恼。

香菜

我边走边揣测,按着寻常也不该这样赶早出门,我望着早已招人而来的街市,四下张罗着载客,热闹无比,商贩各色也叫卖不一,多数是常客同摊主的唇枪舌战,也有张望迈不开脚步的看路人,这便使人流缓慢下来,几乎是移步难行。一个个攒动的人头朝着同一方向涌动,发黑入海,直到我搜索到那裸露的头皮,稀疏的头发显得突兀却让我此刻焦虑追急,像是抓住汪洋里的杂草,奋力前行。

我的方向感如此之强,身体力行。“大哥?瞧一眼香菜吧,趁早才从地里拾掇出来,添一两把下锅,配上清汤须面,新鲜着哩,怎么?五毛钱一把也落个便宜。”我慌张先走,却不料被这小贩给拦了下来,再回头去,目光四散开来,哪还有什么痕迹,我已俨然心生不快,便冲小贩嚷道,罢了,罢了这会儿子,你倒是扰了正经事,还提什么香菜……香菜…也确实新鲜的很,只见塑料膜上敷上一层雾气,衬的香菜越发的呼吸有力。

小贩见我半天没了反应,也便认定我不是买菜的主儿,又将客套话不厌其烦的套在了往来的人中,这倒是识趣的很,只是那贫嘴油滑的模样,怎么讲,怕是就差肩上一挑抹布,挥手一甩,躬身道:“爷,您里面请。”单是这一想,让人觉得虚伪至极。也没了满腔的怨火,随后还是决定抽身再寻。

熙熙攘攘的人围满了摆摊的菜主,生意不见的多好,价格上难免少不了两人甚至多人的磨合,但说到底,还是,一个愿卖,一个想买。我心里不清楚最后是否在秤砣上撇下去了零头,眼看的到头的是行人的速度明显的缓慢了下来,我也没了继续跟走的心思,便满腹心事的走了回路。

再回到小贩的香菜摊前的时候,原先三三两两的过路硬生生的封起了人墙,密不透风,黑压压的附着在摊位上,我刚要向前看个究竟,没成想从那密墙里挤出一抹黑影可巧与我撞了个满怀,青年裹紧了大衣,面色失惊,两手拖腹,也顾不得欲落的草帽,踉跄几步,一头扎进了另一搓人堆,我这才缓过神,整理了外套,只听耳旁迅速传来女人高腔的呐喊,我努力的跻身企图扒开人缝,展露出里面的情景来,现在我眼中的的是一位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裹着翠绿头巾,身材臃肿,老面纵横却神情不定,刚落下一声抓贼,出手便抓住了身旁老汉的袖头,手劲好似一张口,咬的紧实。老汉抽袖退身,态度强硬道,“哪个曾偷拿你的东西,为何咬定于我?”老汉此话一出,便启发似的引来众人的上下打量,那女人只手点在老汉的怀中,这下众人的目光一同落在了老汉那显然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