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落的三色堇(3)—— 守株待兔

 2013-07-01 22:33:11   评论   604次浏览

(接上期,尽享网原创网上投稿赚钱活动征文中标作品,推理悬疑小说:凋落的三色堇)

 

--------------------------------

“老大,他怎么还没到?”

坐在吉普车上津津有味吃着汉堡的小刘无聊地问正在微微闭眼歇息的陈翼如,昨天晚上他们查到在案发现场发现的装三色堇的快递箱上,虽然寄件人姓名署着“王蓉林”三个字,但是真正要快递公司送货的却是三笑百货公司的总经理吴念先,箱子上留的寄件人电话号码就是他的,可是昨晚要去拜访他时,却扑了个空,于是俩人今天准备直接在他公司办公大楼下等着,守株待兔。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宝马便出现在他们眼前,坐于宝马的人下了车,陈翼如、小刘俩人定睛一看,来人正是那吴念先,大约17的个儿,手中拿着一褐色公文包,正向百货公司办公楼门口走去。

此时,原本坐于吉普车上的侦查人员也下了车来,走上前去。

“你好,是吴念先吗?我们是警察……”

就在陈翼如边说话边出示警察证时,眼前的吴念先眉头一皱,后又拔地而跑,连手中的公文包掉了却也没顾着去捡,这1米七的个儿跑的很快,却终于让曾是短跑冠军的陈翼如追了上来,在离百货公司办公楼大门几十步的地方逮了个正着,陈翼如在小刘的帮助下押着他上了车,回了公安局。

来到公安局,二人将那吴念先押到了审讯室,等候审讯。

两分钟后,审讯室内一切工作人员准备就绪,审讯开始,面对三四人的注意,吴念先显得有些紧张,面流冷汗,双手一个劲的颤抖着去擦汗。

“说,我们找你时,为什么要跑?”

问话的是小刘,她一旁的小赖作着记录。

“你们不是已经发现我贪污公款了吗?还问为什么?”

没想到抓了一个犯罪嫌疑人,却得意外收获。

“你贪污公款的事情我们等会再调查,今天找你是因为昨天下午青安小区业主周定才被人杀害于家中。”

“周定才死了?他不能死啊,他死了谁帮我出点子赚钱补这该死的钱洞子。”

吴念先听得周定才死了,先是叹气一声,后又埋头绝望地说到。

“我问你,你是不是用快递送了被害者周定才一盆三色堇。”

“正是”

“为何送盆花给他?”

“三色堇代表想念,我知道他和他女朋友王蓉林最近在闹矛盾,所以想借王蓉林的身份送花给周定才,希望他们能够重归于好。”

“你确定除了三色堇外就没有送什么东西呢?”

“你是指?”

“毒药什么的,周定才在你东西送到的当天被人毒死了。”

“我确定没有,他是我的好哥们兼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我还靠着他出谋划策一起赚钱,又怎么会毒死他。”

就在吴念先满怀深情陈述的时候,审讯室传来敲门声,靠近门口的陈翼如轻轻开了门,原来是小李前来审讯室找他。

小李先是拿了份指纹对比报告给陈翼如看,后又问他道:

“刚刚王小姐又打电话来说在新区广场有人跟踪她,老大,你要去凑下热闹吗?”

“当然,今天我们可要逮着两只大兔子啰,小李,你在审讯室听着,我出去一趟。”

随着小李的进门,陈翼如则协同技术蔡一同出了公安局的大门,来到了新区广场,远远望见坐于广场上露天饮吧歇息的王蓉林,俩人走了过去,除却那鼻梁上的墨镜,却瞅见她此时一脸煞白,神情有些茫然,双眼却惊吓得不停地向四周瞅了瞅,最后才放心下来,吸了吸杯中的果汁。

“人呢?”

陈翼如问道。

“走了”

“跟踪你的人有什么相貌体态特征你知道吗?”

“大概一米八的个子,腿很长,带着一顶小黑帽,身穿一袭黑衣,戴着墨镜,墨镜镶着一镀银边,哦,对了,还长着一脸络腮胡子。”

听得王蓉林的描述,一旁坐着的陈翼如却不经意间瞥见不远处坐着的一位女士此时正在看着一份《每周电影报》,报纸上映入他眼帘的一位人物形象令他很感兴趣。

“王小姐,你不用害怕了,我已经知道恐吓你以及跟踪你的人是谁了。”

“什么?你知道了?”

王蓉林听到这些话后,回答地有些狐疑,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侥幸,更多的却是不安。

“王小姐,我问你,你313号下午去周定才家干什么?”

“我,我们不是在说我被恐吓和跟踪的事情吗?”

“既然你要先追究这件事,那好,其实一切事情恐吓和跟踪的事情都是你自编自导的。”

“怎么会,我不可能会自己害自己,更不可能想出这些计谋。”

“王小姐,你太谦虚了,我们去查了你说的高新区唯一的电话亭,又问了旁边公园的人,希望能够找到目击者,可能是因为你的举动太令人奇怪,一大早便一手拿了公用电话,一手拿了手机手忙脚乱的自问自答,这正好引起了晨练的木大妈的注意,她向我们反映了这一奇怪的事情。”

“就算恐吓我是假的,那我也是无聊为着好玩,这跟踪事件总是假不了的吧。”

“王小姐,如果要我说的话,这跟踪事件更是假的很,我没有猜错的话,根本就没有人跟踪你,而是你故意装成被跟踪的害怕样子,而今日你所描述的跟踪你的人物形象,”

陈翼如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因为此时他已瞧先眼前的王蓉林慌忙别过脸去,不打算听下去了,不过他还是要说:

“你今日所描述的跟踪你的人物形象应该是模仿的《每周电影报》上黑帮老大史考克的形象吧。”

以为此时王蓉林听到这些呈词,会卸下心里防线,却不想,她只是缓缓轻声说道:

“那你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就又要回到313日的命案了,恕我冒昧,你曾经去过死者周定才的屋子捅了他胸口一刀,我想你应该是为了混淆我们的视线,让我们以为是那位恐吓以及跟踪你的人杀了周定才,以洗刷你或者另外一个人的嫌疑。”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陈翼蓉本来还要说下去,又被一句哽咽的话语止住,却瞅见王蓉林将脸别了过来,情绪有些失控的说道:

“我的男朋友是我杀的,他是我杀的,我托在电镀厂工作的姐夫弄好了若干毫升的氰化氢液体,然后借找周定才商量一起离开这个县城的事情之际,我用氰化氢强行灌入周定才口中,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我面前痛苦的死去,我好高兴,我真的很高兴,却觉得不解气,于是在他抽搐地快没气之前,又爽快的将那桌上的水果刀捅了他一刀。

见昔日温柔的王蓉林此时一改开始的面色煞白,眉飞色舞的说着作案的经过,陈翼如和技术蔡不禁觉得有些恐怖,该是有多大的恨意才会让身前这位柔弱女子陷入命案,无法自拔。

“你为什么要杀他?”

“他说他爱我,却脚踏两条船,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当初我爸爸就是因为小三所以才抛弃了妈妈和年幼的我,害我妈妈一个人抚养我长大,身边小孩子也总骂我是没爹的杂种,所以我恨死了小三,但是我更恨养小三的男人。”

王蓉林说着这些话,眼中却闪着怒火,右手将吸管不住地搅着杯里的果汁。

“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没有了”

“那好,你跟我们去公安局走一趟。”

于是,技术蔡、陈翼如、王蓉林三人一起离开了饮吧,路上,技术蔡轻轻问了陈翼如道:

“老大,你说王蓉林是我们最终要逮捕的兔子吗?”

“但愿吧。”

 

(未完待续,本文地址 http://www.jinshare.com/2013/07/shouzhu/   作者:何萌 转载请注明出处。)

蚂蚁森林为我浇水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