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远散文精选——黄河边的随想

 2012-05-08 07:03:45   评论   508次浏览
摘要

或许是一路走来,她真的走累了,我想。

静默的站在岸边,侧耳倾听,却也听不到她怒吼的声音;用心感受,却也没有感到她咆哮的脾气,甚至,闻不到她一丝的喘息。于是,我怀疑,这难道还是诗人笔下那奔流不息一泻千里而来的天上之水吗?

文 / 梦之远

 

 

或许是一路走来,她真的走累了,我想。

静默的站在岸边,侧耳倾听,却也听不到她怒吼的声音;用心感受,却也没有感到她咆哮的脾气,甚至,闻不到她一丝的喘息。于是,我怀疑,这难道还是诗人笔下那奔流不息一泻千里而来的天上之水吗?


脚下,踩着坚硬的堤坝。

眼前,静静躺着的是历经九曲十八弯而来的黄汤泥沙,那是穿越千年时空的历史和积淀,那是远古洪荒淘尽后的文明与灿烂。

不敢去想,因为我的目光太短,怕读不懂她流经岁月长河无数次变迁的沧桑;因为我的脚印太浅,怕越不过自源头而来的崇山峻岭雪域高原;因为我的心胸太窄,怕装不下荡激江河顺流而下的一马平川。

我只能,剪一段视野中能读到的这一截短短的平静,让自己浅显的思想,沿着翠色的柳岸,去解读华夏母亲河辟地开天以来的悠久苦难和史诗般的辉煌,在这般沉寂下来的时刻,借春风壮胆,丰腴一下自己的业已枯竭的思想。

 

我来了,站在了她身旁。

真的没有多少的心潮涌动,我知道,在她的面前,我们本就是一颗忽略不计的沙粒,终久会无声无息,与万千之众一起顺江河而下随波逐流,从夕阳落霞的余晖中走来,一直走到长河的尽头,太阳初升的地方。

真的也没有多少感慨万千,我明白,在短短长长的生命中,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炎黄女儿,是上天赐予我们一生注定离你很近,是机遇赋予了我们无尚的荣光。

我骄傲,我为黄河的子孙;我自豪,为我天天在你身旁。

转载自:梦之远老博友的 网易博客

蚂蚁森林为我浇水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